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传奇纨绔少爷_ 第一百四十五章 影子-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贼眉鼠眼小说传奇纨绔少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影子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方大少爷在御书房内被皇上骂得狗血淋头,这似乎已是家常便饭的事儿了。不过这回的事儿方铮自认理亏,所以他低着头一声不吭,任由皇上大骂特骂。

    其实他自己也挺奇怪的,好好的看着奏折,怎么会想到去回帖?而且回的都是些万金油之类的废话,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自己若言之有物的话,想必皇上也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由此证明看奏折和看帖子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你得端正好态度,不能瞎灌水。人家皇上看奏折几十年了,也没见他在奏折上面回一句:“好帖,大家顶啊!”之类的废话。

    皇上见方铮难得的没油腔滑调也没插科打诨,一时也有些惊奇,本打算只骂他一柱香时间的,到后来越骂越过瘾,口沫横飞的足足骂了他半个时辰。从方铮的性格批评起,一直到他的为人,他的穿着品位,甚至他走路的姿势等等,凡是能想到的地方都被骂了个遍。

    方铮越听越郁闷,看来这位皇帝老爷子对本少爷是满腹牢骚呀。

    案几边端上一杯茶,方铮递到了皇上面前,堆起满脸谄笑:“皇上,您坐下接着骂,别累坏了龙体,来,喝口茶润润嗓子先,微臣继续满脸沉痛的聆听圣诲……”

    皇上接过茶大口喝下,沉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怒哼了一声,坐下了。

    “朕也懒得骂你了,今日朕叫你过来,除了江南税银之事外,还想引介几位将军与你认识,你可在他们统领的军中挑选人手,发展机构……”

    方铮打断了皇上的话,笑道:“皇上,咱们给这个机构取个响亮点的名字,不然老是机构机构的叫着,别人还以为咱们开养鸡场呢。”

    皇上赞同的点头道:“不错,应该取个名字,依你看,取何名为好?”

    “锄奸盟!”方铮不假思索道。注定遗臭万年的特务机构,咱就给它取个特正义的名字,好好的恶心一把那些历史学家们。

    皇上闻言眉头一皱,显然他对这个响亮而正义的名字非常的不以为然,摇头道:“不妥,换一个。”

    方铮无奈的一摊手,“那咱们就只好叫它基地组织了……”好坏总得够着一头,既然不能太正义,咱就往邪恶的方向靠拢。

    皇上显然对这个名字更不满意,“不妥,莫名其妙。”

    “天地会?”

    “情报局?”

    “锦衣卫?”

    “……情深深雨蒙蒙?”

    “追忆似水年华?”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

    “…………”

    见皇上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方铮叹了口气,无奈的望着皇上,仿佛在看着一个要不到糖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小孩:“那你说叫什么?”

    铁血派不行,文艺腔也不行,不就取个破名字吗?弄得这么麻烦干嘛?

    皇上抚着长须凝神道:“这个机构不能见光,而且要长期在暗中执行任务,不如就叫它——‘影子’?”

    “扑通!”

    “你怎么了?”皇上不悦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呵呵……”方铮站起身来干笑道。

    影子,这老头的文采和创造力比本少爷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啊……

    于是,在皇上的强势压迫下,华朝第一个特务机构有了它的名字——影子,一个又土又俗的名字,就如同“狗剩”“大柱”“二娃”之类的人名一样,老少咸宜,……朗朗上口?

    方铮擦着额头的冷汗,强忍着心中的恶寒,他在想,要不要向皇上辞去这个“影子首领”的职务,别的特务头子名字叫得多威风呀,什么厂督啊,督公啊,一听就透着霸气,血腥和阴森森的恐怖气息。轮到自己,别人怎么叫?影子头儿,影子老大,或者简称影头?怎么叫都觉得自己像个下三滥,领着一帮乌合之众无恶不作,而且还是只敢收商家保护费,抢抢小朋友的棒棒糖的那种……

    皇上对自己取的名字却颇为满意,半阖着眼陶醉了半晌,然后睁开眼拍板:“嗯,不错,就它了,影子!”

    方铮再次擦了擦汗,心想算了,别跟年纪大的老头儿计较,影子就影子,总比包子鸭子窑子之类的好听些……方铮愁眉苦脸的接受了这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以后他就是影头儿了,唉!

    方铮唉声叹气时,皇上宣来了三位军中的将领,其中一个是老熟人,冯仇刀,他是龙武军的领兵大将军,还有两位,一位叫刘长生,一位叫赵虎,二人分别是神策军和神武军的领兵大将。

    方铮与二位将军见过礼,又朝冯仇刀笑了笑,冯仇刀冷硬刚毅的嘴角轻轻扯了下,算是招呼。

    神策军的刘将军是一位看来比较儒雅的男子,四十多岁,单从他的外貌看,绝对没人相信此人竟是领兵数万的大将军,而那位神武军的赵虎将军,则跟他的名字一样,虎虎生威,霸气十足,也是四十多岁年纪,是一个高大魁梧的北方汉子。

    皇上双目含着淡淡的笑意,道:“三位将军,方爱卿奉了朕的旨意,组建一个新的机构,名曰‘影子’。”

    三位将军面色同时一惊,光听这名字,大概就知道所谓的“影子”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了。皇上为何要成立一个这样的机构?三位将军虽然是领兵之人,但对政治还是有一定的敏感度,他们甚至可以预想到,这个机构的成立,朝堂将会出现怎样的一番惊涛骇浪,朝堂各派系朋党之间又将经历一场怎样的重新布局和洗牌,皇上此举用意,不言而明啊。

    皇上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一笑,道:“影子是个秘密的机构,你们是朕信任的统兵大将,所以朕放心告诉你们。今日朕召你们来,主要是让你们与方爱卿认识一下,朕想在各军中挑选忠心精练之人,加入影子,方爱卿将主持此事,望三位将军从中协助。”

    方铮这才明白,皇上召他们来,是要告诉他们,本少爷要去你们的地盘挖墙角了,甭管我选上谁,你们都得放人。

    不过皇上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直接给他们下道圣旨就行了呗,干嘛还亲自把他们叫来?

    冯仇刀当先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行礼道:“末将遵旨!”

    二位将军也赶紧站起来,表示全力协助。

    方铮笑眯眯的瞧了他们一眼,发现赵虎面无表情,双目规规矩矩的直视前方,对方铮看都没看一眼。而刘长生则朝方铮微微点头一笑,眼中却闪过几分复杂之色。

    从这二位将军的表现来看,都不像是简单角色。当然,四十多岁便能当上统兵数万人的将军,本身肯定也是不简单的。

    方铮笑道:“下官多谢二位将军相助,大家都是为皇上办差,忠心不二,下官若有叨扰之处,还望二位将军海涵。”

    刘长生拱手笑道:“好说好说,方大人来我军中选人尽管挑,本将一定全力协助。”

    赵虎则草草拱了拱手,淡淡的“嗯”了一声,从头到尾正眼都没瞧过方铮,好象对他有着某种成见似的。

    方铮心中不爽,本少爷又没得罪过你,摆这副臭脸给谁看呢?

    冯仇刀不等方铮客套,直接开口道:“方大人,你我之间就不必说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方铮笑道:“那是当然,小弟原本也没打算跟你客气,不过你可别像个卖柿子的小贩似的,尽把软的摆前面让我挑……”

    冯仇刀难得的开了句玩笑:“那你也不能挑得我军中只剩下柿子了呀……”

    --------------------

    出了宫,方铮正打算登上马车回府,忽然感觉衣袖被人拉了拉,方铮回头一看,正是温森。

    方铮四下环顾,除了守门的禁军外,宫门前的广场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温森拱手笑道:“方大人,属下一直在这宫门外等您,您……呃,方大人,您在找什么?东西不见了吗?”

    方铮没理他,不死心的用脚一块一块的点着广场上铺的青砖。真令人费解啊,这家伙到底藏在哪里?莫非他用的是土遁之术,或者御剑飞行?为什么每次都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出场?

    实在找不到头绪,方铮死心了,一把扳住温森的肩膀,神色凝重道:“不管了,今儿你非得告诉我,你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为什么你的位置总是飘忽不定?”

    温森擦汗道:“方大人,做咱们这种事儿的,无非求个隐蔽,这是必学的技巧,可方大人您是朝中重臣,不必知道得这么清楚……”

    方铮一脸认真的道:“不行,我非得学!不吃饭不睡觉都得学!我这辈子学东西还从没这么认真过。”

    “可……您学这个到底是为什么呀?”

    “很重要!我若学会了,那些良家少女少妇的闺房,对我来说还不是如同逛自家后院一般轻易,哇哈哈哈哈……赶紧教我!”

    “…………”

    温森再三诚恳的告诉方铮其实凭空冒出来只是个障眼法后,方铮才不得不悻悻放弃了自己半夜三更神出鬼没的潜进妇女同胞闺房的香艳计划。

    “你以后在我面前出现时,表现方式要正常点,凭空冒出来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刚勾画好的计划就被迫放弃,方大人心情不太好。

    温森唯唯称是。

    “你找我干嘛?”

    温森讨好的笑道:“方大人,您忘了,您上任至今还没见过您那几十号手下呢,眼看皇上催得急,您得跟他们见见面?如果您有空的话,下官带您去见见他们如何?”

    方铮一拍额头,对呀!少爷我现在算是有手下的人了,上任了好几天,还没见过他们呢,哪有这样做上司的?

    温森赶忙将方铮请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车夫清脆的打了个鞭花,马车缓缓驶动,朝着城西行去。

    马车有些陈旧,不停的摇晃着,车轴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声,比起方铮私人专用的豪华马车来差多了。

    温森见方铮紧紧皱着眉,忙笑道:“方大人勿怪,皇上每年拨下的经费有限,只能这样凑合,让方大人受委屈了。”

    方铮终于忍不住捂着腮帮子道:“破一点旧一点就算了,我说你们也太懒了,就不会给车轴上点油吗?你听这嘎吱嘎吱的,牙都倒了。”

    温森嘿嘿一笑,悻悻的没出声了。

    马车行了两柱香的时间,七弯八拐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然后停下了。

    温森当先跳出马车,然后恭敬将方铮扶了出来。

    方铮四下一看,嗬,我这是到了贫民窟啊。

    举目所见,一片斑驳破旧的房屋,外壁满是青苔,道路狭窄而泥泞不堪,道路中间杂草丛生,而且四处人迹罕至。这里仿佛被京城内的百姓们所遗忘了。

    方铮所立之处正对着一扇摇摇欲坠的门,他疑惑的看了温森一眼。温森笑道:“方大人,兄弟们都在里面等着您呢。”

    “你们都住这儿?”方铮不太敢相信,这是皇上散布天下的耳目呀,作用多么的重要,怎么可能让他们像群叫花子似的住在这种地方?

    温森笑道:“这里比较方便,而且买下这栋房子也挺便宜,出入又不容易被人注意……”

    “皇上拨的经费很少吗?”这老头够抠门儿的啊。

    温森赶紧道:“皇上待属下们不薄,只是国库如今所剩不多,处处都需用银子,属下们非常体谅皇上的难处。”

    真厚道呀,换了方铮自己,没准早就头缠红带上宫门口静坐抗议去了,要不干脆就撂挑子不干。马儿要跑,也得要吃草呀。

    方铮叹了口气,看来手下这群兄弟们都是知足的人呀。自己得赶紧将他们的福利提上去,不然干他们这种工作的,万一哪天忽然想通了,觉得自己的待遇低下,一咬牙一跺脚,干脆跳槽换个老板,玩一出通敌卖国,那得给国家添多少麻烦呐!

    在温森的恭敬带领下,方铮跨进了那扇风力超过六级便会轰然倒地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三十几个身材相貌非常普通的人,他们中有看起来四五十岁的老人,也有十二三岁的孩子,更多的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这些人穿着普通的黑色短装,一副精练的模样,可表现出来的气质却各有不同。他们有的像市井走卒,脸上因生活的压力而变得沧桑衰老,有的像个落第的秀才,让人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这人特落寞,而且是一辈子没希望了的那种,还有的像个圆滑世故的商人,见人就一脸虚假却不失热情的微笑……

    方铮眨了眨眼,这是群怎样的人啊?他丝毫不怀疑,如果搬进一些必备的道具进来摆设一番,然后由眼前这群人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完全可以在这个破败的小院里营造出热闹的集市气氛。

    这群人都很优秀!方铮在心里下了这个结论。按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来说,不优秀的人都挂掉了,所以方铮的这个结论很正确,

    看着大家都排着整齐的队列静静的看着他,方铮下意识拱了拱手,后来想想不对,自己是他们的上司呀。

    然后方铮学着伟人大幅度的朝他们挥了一下手,满含深情道:“同志们好!”

    “…………”

    很失望,这个年代没人回答他“首长好。”令方铮想搞个超小型阅兵式的计划变得意兴阑珊。

    看着眼前这三十多号人马全都静静的注视着他,方铮犯愁的挠了挠头,前世的时候军队里的长官是怎样跟士兵们搞好关系的?毕竟这些人将来便是影子组织里的骨干成员,拉拢他们对自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想了半天,方铮终于想到了,对呀,帮他们整理军容风纪嘛。

    接着方铮走到他们面前,一个个的帮他们整理起了“军容”。一边整理还一边夸着他们。

    “嗯,你这个小伙子不错。”

    “加油哦!努力!我看好你!”

    “老大爷,您高寿呀?还没退休?”

    “你的皮肤太粗糙了,赶明儿我给你送两盒如玉斋的润肤露……”

    “…………”

    一边说一边走,方铮走到队伍最后,发现一个面容清秀,而且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可惜身高矮了点,他正眼含笑意的看着方铮。

    “哇!这位仁兄长得很帅呀!都快赶上我了,呵呵……”

    说着方铮忽然瞅见小伙子的身体锻炼得也挺不错,胸前隐隐突出两块强劲的胸肌,方铮估计了一下,如果要单挑的话,自己可能打不过他。

    出其不意的,方铮的手飞快的落到了小伙子的胸肌上,还轻轻的捏了捏。

    “真羡慕啊……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出如此**夺魄的胸肌呢……”方铮遗憾的叹息道,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小伙子脸颊霎时涨得通红,嘴唇嗫嚅半晌,终于鼓足了勇气说话了。

    声音娇滴滴的,“回大人的话,属下是女子!”

    --------以下不算钱---------

    谢谢大家的关心,病好些了,在家静养。

    这会儿我若来个冰天雪地赤身哭求月票推荐票,不知有没有哪位富有同情心的老大愿意慷慨解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